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那就冰起來】~以荷蘭紅燈區櫥窗女郎為發想(單凱悌創作)







〈那就冰起來〉,單頻道錄影,2009

表達理念與探索

    我企圖經過異化將身體轉為市場上待價而沽的商品(也是一種物化,但這裡帶有一種交易性質的觀看),成為無意義的活動,事實上卻無法帶來真正的滿足,商品的期限就算是經過刻意保存也無法永久不衰;再者,在商品化的結構下,我們被觀看的心態使我們裝飾自己已達到最美好的樣貌,期待著觀看者的眼光。

    我一直在對軀殼做一種確定,我開始思考保存的意義難道就只能用對於軀殼上的行為來達成嗎?我們想要保存的、不想失去的,難道只是一種類似於福馬林狀態的屍體保存嗎?這麼說好了,養身、注重健康,為的是希望延長軀殼(身體)的可使用期限,我們知道病痛老死終究使我們走向死亡,所以使用一些方法對於軀殼做有效的保存來拖延生命的期限;再者,擦保養品、化妝品在臉上、身上,因為我們不想軀殼老化的狀態被暴露,不想面對及承認軀殼的衰敗,但是諷刺的是,稱之為肉體的這個軀殼,終究是一個容納意識的殼子,更可以說是一具屍體。

作品形式與內容背景

    整理這些想法,我打算做出一系列保存此刻的方法。我選擇使用動態影像呈現這件「看似靜態」的作品的原因,是想強調一個生物體擬態的狀態,主體被物化為包裝物,卻無法避免的生存機制,以及時間持續進行,所想要保存的物件持續在老化、衰敗的情形。 

    再者,場域發生在具有展示性質的冰箱中。和一搬家用冰箱不同的是,它提供了觀看、展示、挑選的功能,是一個會讓人考慮、評估、思考的物件,內容物等待被挑選,為此目的經過一個包裝的動作,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現。 

    生活裡充滿著令人作嘔的比較和淘汰,時常能感受到被商品化的檢視眼神。〈那就冰起來II〉,場域在快炒店點餐的生鮮櫃裡,發生一種物化後等待被挑選的狀態。整齊排列的生鮮和人一起等著被挑選,優勝劣敗,都在比較空洞的軀殼。影像中可以看出在冰冷的冷藏櫃上,反映著來來往往的人車,有人駐足停留觀看,留下眼神目光。 

    〈那就冰起來III〉,躺在麵包店賣蛋糕的大展示冰櫃裡,蛋糕顯得美味可口,產生出暴力的畫面。人物經過裝扮,如同經過裝飾的蛋糕,等著被檢選被比較。如果沒有人買,保存期限到了,就會被丟掉。類似物競天擇的道理,不夠優秀、不夠漂亮、無法適應的就會被淘汰,好像是自古以來就存在著的原則。現在更被媒體更過度消費,製造出一個對於美麗的變態標準,開始趨於追求這個變相的標榜。 

    所以我們開始保養、化妝,把自己準備在最好的狀況,呈現在外人面前。這個動作就像是在蛋糕上裝飾、擠奶油花,放草莓一樣,也許你看樣子很好看就買了,但奶油花和草莓終究只是外表,有一半的人會把奶油撥開不吃,不是季節的草莓裝飾性大於食用性,常常讓人皺眉。 

    〈那就冰起來IV〉我製造了一個被成功挑選的機會。超級市場裡蔬菜和水果的保鮮意味相當濃厚,消費者在櫥窗前進行比價和挑選的動作,基本上就是以外表來取決優勝劣敗的差別,顯示出當代價值觀的覺關性質。

4 則留言:

阿光 提到...

純粹給個意見,你的作品多半是以第三者觀看的角度為創作發想;但假使是從第一人稱為出發點呢?

好比說,我們不斷的讓自己變得更美,但是無形中卻遵循著社會大眾的喜好來為“美”這個抽象的東西而塑形;假使,我們可以使自己變得更美,但是卻是由我們自己定義“美”的形態(或許一般大眾無法接受),那麼冰起來的東西還有價值所在嗎?這個屍體還值得被觀賞嗎?或許它現在是可笑的,也許未來人人爭相仿效呢?

我的意思是,這個作品如果成了一個裝置,它可以留下觀賞者所認定的美,再由其他觀賞者投票評比;每個人都可以像大明星一般供人觀賞,也像商品一般供人選擇;光彩奪目,卻也現實的不留餘地。雖然殘忍,卻完整體現我們看待美的方式,不是嗎?

s.k 提到...

http://www.plurk.com/p/54fd36

ShaoHung 提到...

畫面對我的震撼太大了
我想對於肢解等等的恐怖聯想已經大過我對於保存/生鮮/包裝 這方面的想法
不過也許這是你的本意?
再怎麼漂亮的外表 都也只是屍體?

只是旁邊的商品又沒有非常的秀色可餐啊~
似乎又無法在我心裡造成很大的反差...

TAPBlog in Tapperland 提到...

HI阿~剛剛有以前蘭潭國小的同學來跟我說這則新聞,特別來祝賀一下

Nice work!!!

我是四班的懷仁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