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5日 星期六

Gilbert & George in White Cube (洪振峰著)









WHITE CUBE這名字直接了當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它完全符合我對美術空間既有的需求及印象,廣大的素白空間裡,沒有其他多餘的稜角裝飾,美術作品點綴於其中,彷彿是在虛幻意識上所看到的真實世界,倫敦西區聖詹姆斯街(St. James)的這個WHITE CUBE的確如此,不只內部,連它的外表都如此的簡潔,或許有些人會認為這樣的建築真是沒甚麼趣味冰冷,但我認為這類的建築往往都是內斂且含蓄的,是幾何美學的完美表現,曾經我做過一個作業在於如何把一個方型製於一個畫面中讓它具有普遍認為的好看,如此過度單純的問題變得無比困難,所以聖詹姆斯街的WHITE CUBE在我看來的確是很好的代表。


強調聖詹姆斯街的原因是,WHITE CUBE 2000年時於倫敦東區霍克斯頓(Hoxton)廣場開闢了另一個空間,相對於西區,這裡在歷經90年代工廠紛紛關閉後的蕭條時期,開始廣泛的重建這個地區,成為了一個新的黃金地段,它改建原本是間製作鋼琴的工廠,下半部保留原始磚牆以及門面,而上層則是玻璃帷幕,雖然我不討厭玻璃盒子,但是對我而言這個新設立的空間完全失去了WHITE CUBE該有的趣味,說實在的它看起來比較像溫室而不是藝術空間。


事實上還有一個虛擬的WHITE CUBE,它是由德國人所設立的,主要它是提供給需要展出空間的新生藝術家,它跟實際上的WHITE CUBE關係在於利用其名氣來提升知名度,但造型上則更貼近WHITE CUBE這個字面上的意思,四面白牆,用玻璃隔出三層樓板,透明而直接,當然它都是3D模型,最大的缺點在於你必須透過你的電腦銀幕去欣賞作品,失去了被空間包圍以及貼近原始藝術品的真實感。


WHITE CUBE是一個當代藝術的畫廊,旗下擁有許多傑出的藝術家群,當我在閱覽畫廊的藝術家時,吉爾伯特和喬治(Gilbert & George)這兩個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心想這兩個人也太花俏愛現了吧,其作品都是這兩個人帶著逗趣的身體造型配上鮮豔明亮的色彩,公開場合的造型還可以看到二位俏皮的領帶,我想他們如果走在時尚界應該也是巨星吧?


看過他們的作品後實在是在很難忘記,作品中不斷的重覆留下身影,表現出的是藝術家對於自己的關注而不單單只是專注於藝術品而已,再者加上厚重的顏色及蒙太奇式的影像拼貼,營造出強烈的視覺印象,然而所要帶出的是全民生活問題,正如同他們所說的「ART FOR ALL」,他們所討論的問題不外乎性、金錢、宗教等人類境遇下的複雜隱喻性,有人對他們下了一個這樣的標籤「漂亮的固執」,說明了他們40年來不變的信念,無視整個時空環境的變化的堅持下去,我覺得這也是為什麼我在他們得作品中看不見變老這件事情,因為當意識堅定後那便成了永恆。


他們不能完全算是WHITE CUBE旗下的藝術家,因為他們也曾經在英國許多著名的藝廊開過展覽,這裡應該只能算是他們的過站,07年時在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舉辦了Gilbert & George最大的一個回顧展,然而這也是美術館本身最龐大的一個展覽動用了四層樓的空間,獲得如此殊榮可見其地位不同於一般,而WHITE CUBE則是於今年暑假時舉辦了他們最新的一次展覽「JACK FREAK PICTURE」,這裡的JACK是海軍用語指的是艦首上的英國國旗,所以可以翻譯成英國怪象,英國國旗的米字幾何造型以及其政治、文化、社會現象,是這個系列的主要元素。


畫面上的Gilbert & George二人真覺得與其本人有絕對性的落差,就以這次的JACK FREAK PICTURE來說,它們穿上了國旗裝,或作做或木然的動作表情,拋去標題對我的暗示,有種捉摸不到他們得思緒脈絡,可是在畫面上的小圖示,卻說明了這個難解的二人之狀態,那些小東西也像是小女孩喜愛蒐集的別針、戒指、項鍊之類的,雖然這些不能代表他們,可是卻有著加分的作用在,聽過他們的訪談後,不難發覺這兩個老男人內心中的頑童世界,他們必須一起活在其中,與其說是「一起」不如說是「合一」,他們的談話總是Gilbert一句而George會自動的接下一句,兩人的談話是串在一起的,互相解釋互相延續,對我而言這真的是相當特別的一件事情,這是真正的知音(事實上他們已經在2008年結婚了)


當然他們不是都那麼的善待自己的把自己當明星般販售,需多作品裡可以看到重新結合後的造型,全然改變這個既定的世界觀,扭曲變形的,噁心不明的,或更逗趣詼諧的,刻意強調出的細節重組,好比DNA的變化是那麼的具有魅力,打破我們對於質與美的認識,或許在現在的我們可能覺得沒甚麼,但是不要忘了他們可是早在40年前就開始創作了,在當時的確是個極大的震撼,勘比達達諸人,而經過了40年的演化後,自然產生了無比的能量,好比冰河造谷熔岩造山般的震撼人心。


在這之中最大的收穫,我想是看到藝術家坦誠面對自己的那分誠實,一種對於自己內在的忠誠,不見得是形於外表的狂放,生活的定律,創造的零界限,才是真的對藝術的熱愛以及經營。

1 則留言:

Yunnia 提到...

感受到筆者對所挑選主題的感興程度,使讀者對所介紹的藝術家更想繼續閱讀,意猶未盡。